影音发烧友第一互动媒体
【口碑】最生猛有力的一米小巨人-BORRESEN Z3落地喇叭_HIFI说
当前位置:首页 - 品牌大全 - Borresen Audio - BORRESEN Z3落地喇叭 - 全部评说 - 评说正文
小或子 评说:BORRESEN Z3落地喇叭 2021-10-11 20:38
最生猛有力的一米小巨人-BORRESEN Z3落地喇叭

总体评价:

购买渠道:评测试用产品
购买价格:0元人民币

使用环境/使用时间/与它搭配的产品等介绍:


评论正文:
【音响共和国 戴天楷评测】丹麦,不仅是童话王国,也是音响王国。有好多你数得上来的音响公司都来自丹麦,而且有好些位音响界极富才华的知名人士,都是丹麦人。倘若你自认是音响爱好者,有一个名字你一定认识,那就是 Fleming Erik Rasmussen。Fleming 不是别人,正是 Hi End 音响领导品牌之一的 Gryphon Audio 的创办人。还有一个,你或许也听过,那就是 Michael Borresen。此君正是当年 Nordost 旗舰 Odin 线材的设计者,后来他自己开创了多家公司,成立多个品牌,涉足喇叭、插电器材、线材、垫材等。如果这两个人结合在一起,将会是怎样的气象呢?那你就要密切注意丹麦音响集团—Audio Group Denmark。

说来也有趣,这个集团名称就叫做 Audio Group Denmark —丹麦音响集团。集团其实就是含括了 Michael Borresen 现阶段所拥有的三家公司—出品插电器材的 Aavik、专营线材垫材的 Ansuz,以及喇叭品牌 Borresen Acoustics。

Fleming 在自述中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能做什麽设计,因为Michael 是个天才,但我有 30 年的经验,可以提供他们建议。”Fleming 很自豪地表示:“我从来没有做过卖不好的产品。”单凭这点,Audio Group Denmark 找上 Fleming 就话题性十足。这就好像豪华阵容的 Real Madrid 找上老经验的 Carlo Ancelotti 当教练一样。

Fleming 来到之后,Audio Group Denmark 会有什麽戏剧性的发展,我们可以拭目以待。但是,在 Fleming 加入前,Audio Group Denmark 的实力就很坚强了。你试过 Ansuz 的线材和垫材吗?还有他们推出的电源排插和网路交换器吗?你若试过,就会知道为什麽如Felming这般才华横溢的设计师也愿称呼 Michael 为天才。

以己之名,开创喇叭新颠峰

在喇叭方面也是如此。2019 年,我在慕尼黑音响展见到 Michael ,他在开放展场用一临时搭建的组合屋展示他的新作 Borresen Acoustics 喇叭。当下,我只觉得他似乎是把当年他在 Raidho 的设计拿来另起炉灶,窄面宽、小单体、铝带高音、夸张的深度、弧形后收的造型......,几乎 Raidho 上看得见的,Borresen Acoustics 上都有。“完全不一样,这是我全新的设计。”Michael 在现场斩钉截铁的回答我。

回台不久,就接到爱乐和 Borresen Acoustics 正式签约的消息。年底的台北音响展,我们也亲见爱乐所引进的 Borresen 02。Borresen 02 的音箱设计窈窕纤瘦,线条简单却漂亮,面板以圆弧设计,两侧箱体再拉出弧线,收在背后的 U 字型凹槽龙骨。在箱体两侧、高音单体的高度均有流线型的凹槽,根据流体力学调节内部的空气。高音单体是 Michael 最爱的铝带高音,振膜重量仅有 0.01g,因为质量轻所以发声效率高。中低音单体则是碳纤维与 Nomex Honeycomb,以三明治结构複合而成,具有高刚性、轻质量且高阻尼的特性。磁力系统採用特殊钕磁铁,磁性高达 1.1 tesla。底部的脚锥则应用了 Ansuz Darkz 的技术,并可加购升级。


Borresen 02(图片取自Borresen原厂)

旗舰 0 系列技术下放,造就平民贵族的 Z 系列

我为什麽要说这麽多 02 的设计呢?因为,0 系列是 Borresen现阶段的旗舰系列,而诉求售价更可亲的Z系列,竟然处处可见 0 系列上的技术,等等我讲给你听,你就知道 Borresen Z 系列有多......不敢说超值,Z 系列到底连书架款的 Z1 也是 10,000 美金的身价,怎麽能说超值呢?不过Z系列确实值得认同Michael Borresen设计理念的爱好者们关注。可以用不到一半,甚至将近 1/3 的价钱买到具有 0 系列基因的Z系列喇叭,我们当然要好好研究一下。

0 系列有四款,Z 系列也有四款。Z1 是书架型喇叭,可以选购专属脚架,具有 Michael 独家的避震和导震设计。其他的 Z2、Z3、Z5 则都是落地喇叭。Z2 和 Z3 体积一样,设计也大致相同,只比Z3少一颗低音,但售价少了 7,000 欧元,只是 Z3 售价的 70%,是系列中最吸引人的。系列旗舰 Z5 则是超过 150 公分高,单支重达 75 公斤的傢伙,适合摆在大一点的空间裡。那,本文的主角 Z3 呢?


Borresen Z 系列喇叭(图片取自Borresen原厂)

Borresen Z3 没有 0 系列喇叭那样窄面宽、长深度和斜向后收的设计,大体上看,它比较近乎四方箱体,做了略略后仰的设计,以调节高、中、低音的时间相位。此外,转角都做了圆弧处理,看起来虽然状似方正,实则线条圆融,两侧在上段与底部均挖有抛物线状的凹槽设计,原厂并未提及有任何用意,应该纯粹就是为了好看,增添活泼感。前帐板同样採取 0 系列般的圆弧设计,单体被“收”在前帐板后面,宽厚的前帐板提供了高、中、低音一个浅号角般的导波开口。



振膜仅有 0.01 克的铝带高音

Borresen 喇叭上所使用的铝带高音,都是他们家自己的设计,别处找不著。他们透过有限元素分析,尽可能优化单体,好使工作更为线性。Z3 的铝带高音,其振膜就跟 0 系列的高音振膜一样,仅有 0.01 克而已。因为轻,所以反应灵敏,造就了 94dB 的高效率,频率响应宽广,向上延伸可达 50kHz,而向下延伸更可达到 2.5kHz。特别的是,一般的铝带高音因为全幅导电,直流电阻极低,不能直接用扩大机驱动,因此需要经过一个变压器。但 Borresen 的铝带高音没有变压器。至于原因,原厂没有细述,待下次遇到Michael 再当面问他。



三明治振膜中低音,搭载特殊磁力系统

不仅高音向 0 系列看齐,中、低音也是。Z3 使用一个 4.5 吋的中音,搭配两只 8 吋低音,中、低音单体振膜基本设计与0系列的中低音振膜一样,都是以厚度 4mm 的 Nomex honeycomb 为核心,前后再加上一层碳纤层,複合成三明治结构,重量仅有 5.5 克而已。这种轻质量、高硬度、高阻尼的材料特性,不仅见于 F1 赛车,也是制作振膜的好材料。


(图片取自Borresen原厂)

在磁力系统方面,Borresen 在 0 系列採用了无铁(iron-free)的磁力系统,并且尽可能地降低磁力系统的电感到 0.04mH 以下,这数值大概是一般喇叭的 1/10。在Z系列喇叭上,Michael 的挑战是:如何用更低的成本,开发出具有相近特性和表现的磁力系统?最后,Z 系列实现了 0.06mH 电感,这样一来,磁场作用更加线性,单体也更容易被扩大机所驱动。


(图片取自Borresen原厂)

分音器方面,Z 系列採用了与 0 系列同级的零件,以併联分音器方式设计。Borresen 更强调分音器的机械稳定性,避免振动干扰,以及自身的谐振劣化音质。


(图片取自Borresen原厂)

低音下移以求低频与空间更加耦合

虽然有上述沿袭自0系列的设计,Z系列仍有一些地方是独创的。例如在单体的铺排的位置上,过去 Michael 设计喇叭,少有将低音单体安排在接近地板的位置。但这次在Z2、Z3、Z5 上,却看到了低音单体是从下往上排的。这样一来,可以获得较多来自地面的反射,低音可以得到强化,让较小箱体的 Z 系列喇叭得以发出更丰厚饱满又扎实的低音。



反射孔有气体力学的秘密

至于反射孔方面,Z 系列的反射孔位于箱体背后,採用长条/矩形开口,开口处有圆弧处理,通道则加上了金属的隔架。这个隔架不能说是隔板,因为其上有相当面积的镂空,藉以降低气流噪讯并加速导流;这个设计在 0 系列上也可见得。为了降低气流与通道摩擦带来噪讯,通道内部还有波浪状的吸音棉。这些细节,你得亲眼见识才知道,官网什麽都没讲。





脚垫可选购 Ansuz Darkz 升级

喇叭底部採用脚垫,而非一般常见的脚锥。平面的脚垫不会为地板留下让人遗憾的痕迹,但是,这样的避震效果好吗?放心,Michael 自己就是避震专家。脚垫底部周围有一圈凹槽,这个设计亦可见于 Aavik 的器材和 Ansuz 的交换器与排插上,让用家日后可以另购 Ansuz 的 Darkz 脚垫使用,那个凹槽就是为了安装耦合 Darkz 的钛珠用的。很聪明的设计,把集团的产品相互结合在一起,让用家可以有个可遵循的方向,渐进地提升音响系统的性能表现。



还有深冷处理版本可选

最后,还有一点很有意思的。Borresen 除了标准版喇叭以外,还有深冷处理(Cryogenic)的版本,深冷处理需要加价,各款喇叭加价额度不同。原厂表示他们将喇叭的所有金属元件都进行深冷处理,全程需要 72 小时,第一个 24 小时慢慢从室温降到深冷处理的 -196°C,然后持续 24 小时的冷处理,最后再花 24 小时慢慢回温到常温状态。经过深冷处理后,可以让金属结晶间的空隙更小,结晶密度更紧密,并消除金属自身的机械应力。经过深冷处理后的金属传导效果约可提升 6-8%,让金属具有近似单结晶的特性,声音表现会更清澈、自然且细緻。有兴趣吗?Borresen 让买喇叭跟买高级房车一样,在标准版外,你还有其他选购升级的方案。

全套 Michael Borresen 系统,连摆位也是 Borresen Way

好了,该说说声音了。试听在爱乐音响台北门市的大试听室。现场小蔡店长搭配Z3的系统是 Aavik 180 家族,包括串流播放机 S-180、DAC 解码器 D-180、综合扩大机 I-180,聆听线上的 Tidal 和 Qobuz 的音乐。在线材方面,则全数用上 Ansuz 的线材,其中,喇叭线更是 Ansuz 的旗舰喇叭线 D.TC,器材则都接在 D.TC 电源分配器上,其上还加装三颗 Ansuz 的 Sparkz 谐振器以加强滤波。因为听的是网路串流,现场也以 Silent Angel 的 Z1 当作 Roon Core,网路线则接在 Ansuz 的 A2 交换器上。







两支 Borresen Z3 拉的很开,这是原厂的建议摆法,让两个喇叭尽量靠近左右侧牆,好拉开音场宽度,然后再调整 toe in 内倾角度,好抓出结像。我坐在聆听座位上,左右两支 Z3 喇叭几乎是正对著我,投射在我肩膀外缘。这种摆法,让我听见很丰富的细节,面前的结像庞大饱满,完全不会有空虚感,而音乐则充填于前方视觉所及的每一个角落。

全套系统都是 Michael 设计的产品,连摆位都是遵照他的建议,这天来爱乐听见的,几乎可说就是 Michael Borresen 之声。



声音庞大壮硕,细节丰富,低音澎湃

我听见的声音是庞大的,是壮硕的,细节丰富,结像凝聚,高音华丽,中音精准,低音澎湃。喇叭完全消失在眼前,而音场开阔又有深度。虽然看起来Z3体积并不太大,在爱乐试听这将近 20 坪的的空间裡,倒也不觉有什麽不足,音乐动态一起,气势和力道表现完全不让体积更大的喇叭。

只不过,初听之时,我总感觉低频似乎多了一点。我找小蔡讨论,他亦有同感。小蔡说,其实低频表现正是 Z3 的一大特点,它的低频几乎和比他高了不只一个头的系列旗舰 Z5差不了好多。虽然爱乐的试听室很大,但是,Z3 后面贴著牆还摆放了其他的喇叭,单是一对又窄又薄像是飞机机翼的 Raidho X2,向后贴著牆摆,就把Z3后面隔出了一个夹角空间。“能把那对 Raidho 移走吗?”“欸......”小蔡的迟疑,我懂。那要怎麽解决低频的问题呢?“我们来把喇叭往前推一点吧。”小蔡还是有诚意解决问题,因他自己也觉得低频比较隆起。只见他站往喇叭后面,蹲下来把 Z3 一点点往前推。爱乐试听室铺的是耐磨地板,Z3 所用的脚垫是平底的,因此很好推动。稍微前移之后,低频果然有改善,整体更透明更平衡了。很好,这样可以开始听了。

低音涌动具体丰厚,高音光泽华丽多彩


听 Daniel Barenboim 指挥并担任钢琴、Anne-Sophie Mutter 小提琴、马友友担任大提琴的贝多芬三重协奏曲,第一乐章澎湃的低音弦乐不断骚动著,Z3 完全没有忽视那些涌动的低音,赋予了它们具体而丰厚的实存感。乐团齐奏一起,面前涌现的是整个舞台,声部层次分佈清楚,渐次展开。Mutter 的小提琴显得纤细而优雅,高音富有光泽感,丝丝入扣的擦弦质感,像是把那些可能会被忽视的资讯都挖了出来。琴音拉到高把位时略带一点点刺激感,随情绪奔放流洩。Barenboim 的钢琴圆润而又晶莹,颗粒坚实但不生硬。Borresen Z3 的重播下,钢琴尾韵实在迷人,那个上扬的光泽和尾韵,就是比一般软半球高音要更多一点点,音乐的色彩更显缤纷。大提琴则操著温暖浓郁的腔调,以厚实又肯定的声腔,给予小提琴最温柔的呼应。

音乐动态起伏惊人,超越体积限制


听 John Williams in Vienna 这张老大师晚年最精彩一张现场录音,维也纳爱乐是老大师搭配过录音的乐团中最负盛名,合奏实力也最为坚强的天团。例如第一轨是电影“虎克船长”裡的“The Flight to Neverland”,音乐以简短而清楚的短小动机构成主题,不断反复,在反复间却又创造出许多配器和和声的变化。其中铿锵澎湃的打击乐,制造了欢乐又热闹的气氛场景,Z3 把一个在宽广天际恣意飞翔的自在浪漫表现出来,把人带往无边际的空中。在“侏罗纪公园”主题曲裡,开头的法国号暗示这是一个森林裡的故事。转过森林,那是宽广的草原,各种的恐龙在其间生活、漫游,A段主题以不断变化的方式反复著。John Williams 没有写出複杂的变奏(variations),而是透过配乐和配器,创造一个又一个新的可能。到了激昂热烈的 B 段,则把人带往更高之处,一层一层不断翻转往上,音乐一直在催逼著、压榨著 Z3 的动态实力。

更考验 Z3 的当属第二轨的“第三类接触”的“Excerpts”一曲,开头小提琴不和谐的合奏,以细弱又带点尖锐的琴音,营造出神秘紧张的气氛。接著低音丰厚的堆叠而起,然后迸发。Z3 的低音表现实在超过想像。喇叭不算太大,两颗 8 吋低音也不太吓人,偏偏可以搾出这样丰厚饱满的低频。听音乐一层又一层地展开,在纤细柔美又亮丽的弦乐铺陈下,音乐转入温柔的语调。那些常动的弦乐,在铜管坚毅的乐句背后制造出音乐流动的层次感。著名的五音符动机响起,随后音乐带入了另一段高潮,然后又开始渐次堆高,那庞大而慑人的音乐规模直抵高峰后,又急转直下,音乐又开始逐步归于平和甚至宁静。那其间的动态变化,在Z3的铺陈下,阐明了 John Williams 透过音乐所表达的宇宙观。

强壮有力中还带有几许柔韧质地


听 Martha Argerich 在 2006 年卢加诺音乐节的实况录音,弹奏萧士塔高维契第一号钢琴协奏曲。这首曲子的编制很有意思,只有五部弦乐,加上一架钢琴和一把小号,其他乐团原有编制下的木管、铜管、打击乐通通省去。即便如此,萧士塔高维契依然创造了缤纷多彩的音乐世界,不但华丽还富有想像力。第一乐章一开始就是快板,音乐走的又快又急,弦乐绵密细緻,散发著温和亮丽的光泽。但 Argerich 的钢琴却是凶悍无比,带著十足狂野气质。钢琴堕入低音域时,那深沉的重量,像是要把人一起拉入地底下一般。女王刚猛有力的弹奏,那些琴音纷飞的速度和力道,让人应接不暇。音乐走入第二乐章缓板,钢琴转以浪漫的腔调歌唱著,琴音显出了圆润饱满的质感。小提琴部丝滑柔顺又有光彩,两相呼应下,款款深情著实吸引人。一阵浪漫之后,带入高潮,钢琴在连串华丽的琶音之后,一层一层的下行,然后拖著沉重的步伐,渐弱,渐行,渐远。那些音乐裡浓烈的情绪,在 Z3 的诠释下,实在富有感染力。随后小号缓缓的吹出忧伤的曲调,那是基于前面所呈示的主题的发展。小号声音温暖且有厚度,带著一股迷人的绅士般的腔调。

音乐画面透明,细节繁多,清晰中还有柔美


这样的摆位我不常遇到,一般都是在爱乐这裡,遇到 Raidho、Borresen 喇叭才会这样摆。这样摆位,音像会比较庞大一点。在听大编制的管弦音乐时,这样恰恰好。在聆听室内乐时,就需要把音量稍微降低一点,好铺陈出更精緻的听感。

听 Renaud Capucon 和一干法国音乐家演出的舒伯特“鳟鱼五重奏”。舒伯特在这首钢琴五重奏裡,取消了第二小提琴,加上一把低音提琴,让低音下盘更丰厚,音响效果更好。Z3丰富饱满的低频,让音乐稳重有力。此时,只听闻小提琴优雅而欢愉,富有光彩,琴音质感清晰却柔美。钢琴晶莹闪亮,颗粒坚实,爽朗清脆,描绘出阳光下山间溪流的粼粼波光。大提琴悠扬而舒缓,略带鼻音的哼唱,实在宜人可爱。至于低音提琴则丰厚饱满,深沉有劲;“鳟鱼”裡的低音提琴总是测试音响低频表现的好材料。在调整摆位后,去除了赘肉,馀下的低频听起来恰到好处。Borresen 的喇叭描绘细节的能力十分优异,音乐画面透明,清澈见底,每一把乐器都清明可见。

虽然 Michael Borresen 自己在音响展时总喜欢以电音、流行、摇滚、蓝调音乐来展示自家喇叭的动态和速度,却不表示 Borresen 喇叭不能播放古典类型的音乐,至少像我这样爱听古典的,也能在其中得到不少聆赏乐趣。

电子合成音效层次分明,人声结像饱满清晰


换回 Michael 自己也喜欢的音乐类型,Z3 果然如鱼得水。听Christine and the Queens的同名专辑,“Saint Claude”一曲开头的电子节奏又快又有弹性,铺陈在下的电子低频像一层云雾一般缭绕扩散,又深又沉又丰厚,接著键盘奏出风琴的音效,而 Christine 的歌声就在当中,或许因为大角度 toe in 的关係,音像又饱又满又清晰。那些电子合成的效果,层次感很好,没有一点含混不清之处。在“Christine”一曲裡面,电子鼓打的又 Q 又有弹性,特别是大鼓声,饱满浑圆又大颗,在 Z3 听来实在过瘾极了。Christine 的咬字和发音细节十分清晰,这也是toe in带来的好处,因为单体几乎直接往耳朵方向投射,因此中高音的量感最足。至于“Science Fiction”那窜来窜去的电子音效,在宽敞的空间裡听来真是太有意思了。Borresen 喇叭可不可照正常的摆法,正面朝前,或往中间靠拢,当然可以,但效果如何就不知道了。不过,我敢说换成正面朝前的摆法,肯定没有这等庞大饱满的音像和填满空间的音乐。

令人惊奇的小巨人


聆听电影“一个巨星的诞生”原声带时也饶富趣味。这张原声带很有意思,在制作上将歌曲按照电影的叙事顺序排列,中间穿插相关剧情的对话片段,让人有种重温电影的感觉。专辑刚开始的两轨,是 Bradley Cooper 饰演的摇滚歌手 Jack 登台演出,只听得现场观众的热情鼓譟,散佈在一个开阔的空间裡,很有电影的氛围。音乐在电吉他的尖锐的呐喊中开始,鼓声敲得又强又猛,大鼓踩得沉重有力,每一声都像是搥到了心窝裡。我以略大的音量催逼著 Z3,想把爱乐的试听室烧到演唱会现场的沸点。Bradley Cooper 的歌声温暖厚实又带著狂野与沧桑,在电吉他筑起的高牆前,每一个声音都是强壮的,健壮的,浑厚的,饱满的。Z3的能量感真是惊人。高度不过102公分,但是能有这般能量感和动态表现,真是个让人惊奇的小巨人。

至于那些对话,Z3 因为清晰的结像和轮廓勾勒,把那些人声演绎的好像有中央声道一样清楚。特别是当 Lady Gaga 饰演的 Ally,在与 Jack 吵架之后朗声飙骂,让我坐在那裡,都要被激动的情绪给震慑住。Z 系列还没推出中央声道,不过,根据我的经验,只要照 Borresen 原厂建议的摆位,其实两支喇叭就有扎实饱满的人声结像了。

与旗舰拉出区隔的平民贵族

以上是我的 Z3 初体验。今年的4月的高雄音响展,爱乐就在房间裡摆出了 Borresen Z3,不过,音响展採访总是来匆匆去匆匆,没什麽时间好好听,这次才算是真正听见Z3的表现。它展现了与 0 系列不一样的气质,更饱满也更宽鬆的低频,牺牲一点 0 系列的精准,却带来了更轻鬆的聆听感受。

Borresen Acoustics 一方面压低了喇叭售价,一方面在品质不妥协的基础上,试图创造出另一取向的声音,朝另一群爱好者招手。你看到他们招手了吗?去爱乐看看这个平民贵族的风姿吧。



器材规格

型式:4单体2.5音路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
单体:铝带高音x1、4.5吋中音x1、8吋低音x2
频率响应:35Hz-50KHz
灵敏度:89 dB/1W
阻抗:> 4 ohms
建议扩大机功率:> 50W
尺寸:1025 x 225 x 400 mm(H x W x D)
重量:35.5 kg
我来回复: 您必须登录HIFI才能回复,如果没注册请点击这里>>